当前位置:首页 > 故事会 >

紫砂碟

2021-06-08 19:47:20

清咸丰年间,济南府城里有个小姑娘,叫张小咩,芳龄二八,聪明伶俐,长得也俊。   张小咩的娘死得早,她和老爹张铁匠相依为命,虽然日子过得清贫,可也平安快乐。可是你想平安和快乐,有人不干啊!谁不干?就是城西孙财主家那个无恶不作的二公子,孙二咧。   话说这一天,张小咩上街去买绣花的丝线,走着走着,就碰上无所事事的孙二咧。只见孙二咧左手托一鸟笼,右手提一酒壶,敞着胸膛,歪戴着帽子,两边跟着家丁赵甲和赵乙,正耀武扬威地耍威风。   这孙二咧一看到张小咩,眼珠子差点蹦出来,一边惊叹着:“世上竟有如此美人儿!”一边就跟旁人打听:“这个俏佳人儿,是谁家闺女?”旁人告诉他:“城东张铁匠的女儿,叫张小咩。”孙二咧大嘴一咧,当街叫道:“这张小咩,我娶定了!”   被孙二咧看上的,还有个跑?何况跟仙女似的张小咩。第二天,他就找人到张铁匠家提亲去了。   孙二咧找人提亲,不找媒婆。找谁?找家丁赵甲和赵乙。天刚亮,赵甲和赵乙就敲开张铁匠家的门,也不说话,放下两个担子,对张铁匠说:“明天我家孙少爷要来娶亲,你们准备一下。这是彩礼。”说完,转身就走。   张铁匠一看,吓了一跳。两个担子,四个大筐,前面两个大筐装满了铜钱,后面的两个大筐,则装满了鸡鸭鱼肉,其中一个筐上,还撂着一把雪亮的菜刀。张铁匠心里明白,孙二咧的意思是同意也得同意,不同意也得同意!   张铁匠这下慌了,倒是张小咩抿着嘴巴想了一会,说:“把邻居和附近的穷人都喊来,把铜钱和鸡鸭鱼肉按人口分给他们。走的时候,别忘了让他们明天来喝喜酒!”张铁匠吓了一跳:“你真要嫁给孙二咧?要往火坑里跳?”张小咩微微一笑,凑近老爹的耳朵,说了几句话。张铁匠听了,心里还是不踏实。张小咩说:“放心吧,肯定没问题。”   第二天一大早,孙二咧一行人吹吹打打地来娶亲了。孙二咧骑着枣红大马,胸前斜挂着大红花,旁边是八人抬的大花轿,后面还跟着十二个家丁,好不威风!到了张铁匠家门口,孙二咧下了马,然后朝张铁匠一抱拳:“爹,我来接小咩过好日子去了。”张铁匠也一抱拳:“儿子,里面请!”孙二咧翻了翻白眼,心里气得够呛。可是有什么办法?老丈人叫女婿一声“儿子”,表示没把他当外人,像亲生骨肉一样对待,说得过去啊。所以孙二咧尽管心里不痛快,脸上却只能堆着笑,进了里屋。   张小咩坐在床沿,披着红盖头,正等着他呢!孙二咧走上前说:“娘子走吧,早去我家,早入洞房。”说完就要去拉张小咩。想不到张小咩往旁边一闪,轻声说:“早晚都是你的人,别急嘛。”说完站起身就往外走,这一声娇嗔可把孙二咧甜得够呛。   刚走出两步,张小咩突然停住了。她说差点忘了带一样东西走。孙二咧问是什么,张小咩说:“紫砂碟!”孙二咧扑嗤一声笑了:“你去了我家,别说紫砂碟,你要紫砂锅,你要紫砂房子,我都能给你弄!”   张小咩说:“你有所不知,我说的可不是一般的紫砂碟,这个紫砂碟是我家的宝物。你放一枚铜钱进去,能变出两枚铜钱;放一个金元宝进去,能变出两个金元宝。”孙二咧当然不信:“有这么好的东西,你家还这么穷?”张小咩说:“这紫砂碟属雌性,只能青壮年男子来用才显灵。我爹年纪大了,我又是女流之辈,所以这宝物一直埋在我家的后院。再说我家也不穷,你肯定知道我把你送来的彩礼都分给穷人的事了吧!我家真穷的话,我怎么舍得分?”孙二咧被她说得有点糊涂,不过听起来似乎也有些道理,于是傻乎乎地点点头。   张小咩接着说:“现在我要出嫁了,当然要带走这个紫砂碟。以后就可以由你来用了!”孙二咧将信将疑地问:“这紫砂碟真的埋在后院?”张小咩肯定地点了点头。张二咧又问:“埋了多深?”张小咩说:“一尺深。”孙二咧一拍大腿,叫道:“挖出来带走!”   他心里想,管他是真是假,挖挖看看,反正挖一尺深也就一炷香的工夫。于是唤来赵甲,说:“听你少奶奶吩咐!”张小咩就告诉赵甲,先把后院的那口大铁锅掀开,然后往下挖一尺,要悄悄地挖,挖到什么东西,送上来。赵甲纳闷地问:“到底要挖什么?”孙二咧骂道:“叫你挖你就挖,管这么多干吗?”   一会儿,赵甲就回来,说:“挖一尺深了,什么也没挖到!”张小咩说:“不可能。挖的时候,你跟别人说话了吗?”赵甲说:“那么多人围着看,我能不说话?”张小咩说:“不是告诉你要‘悄悄地挖’吗?”赵甲一听,愣住了。张小咩轻轻对孙二咧说:“忘了告诉你,这紫砂碟通人性,这一说话,它害怕了,就又躲得深了。现在还得再挖三尺!”孙二咧一听,冲着赵甲破口大骂:“笨蛋!再去向下挖三尺!叫上赵乙一起挖!”他琢磨着,反正再挖三尺,也费不了多长时间。   一会儿,赵甲又回来,说:“又挖三尺深了,都挖出水了,还是什么也没挖到!”张小咩问:“这回说话了吗?”赵甲摇头。张小咩问:“咳嗽了吗?”赵甲说:“赵乙咳了一下!”这回孙二咧抢着说道:“咳嗽还叫‘悄悄地挖’?”然后转过头问张小咩:“这回躲多深了?”张小咩轻声说:“估计又躲了一丈深!”孙二咧再一次大骂赵甲:“再去挖一丈深!让那些家丁和轿夫都给我去挖!”他心里想,都挖到这程度了,要是不挖了,刚才不都白费劲了吗?   等赵甲再一次回来的时候,还是什么也没有挖到。孙二咧就有些不耐烦了,问张小咩:“你是不是在骗我啊?”张小咩就问赵甲:“有人说话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有人咳嗽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有人放屁吗?”赵甲哆嗦了一下,老老实实地说:“我放了一个,干活这么累,我早上又多吃了几个韭菜包子……”孙二咧心里那个气啊,喊道:“放屁还叫‘悄悄挖’?我早晚能叫你们这群笨蛋气死!”接着又转头问张小咩:“这回躲多深了?”张小咩说:“十丈深!”孙二咧一听,差点没气成哮喘。心里想,我的娘,十丈,这得挖一年吧!


房子出租 https://sh.c21.com.cn/zufang/pg1

  • 8条人生哲理你领会了几条?
      以下8条是在生活中总结出来的哲理,你可以真正领会几条?   1,有些话是真的,却...
    8条人生哲理你领会了几条?
  • 困倦的街
    一 不知道这位少年叫什么名字,我假定他叫启。 启少年曾经漫游过世界。一天,他来到...
    困倦的街
  • 借来的女友
    晚上睡不着觉?看借来的女友啊!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,恐怖鬼故事,长篇鬼...
    借来的女友
  • 行走边缘
      经过黄士高原翻过太行山,我来到了这座群山包裹着的小城,春末夏初的四月,阳光灿...
    行走边缘
小菜生活网